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2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終末的圓舞曲2

作者:MrGrezy

終末的圓舞曲1

【5】「雙人」的逃避行◇中

等我和桐乃到達溫泉街的時候,那里已經被各種各樣的人填滿了。

對,是各種各樣。

譬如,穿著痛衣排著長隊想要報名的阿宅,在現場炒熱氣氛的coser,看熱鬧的老人和小孩,白頭發的男人和兩個胖子,旁邊還跟著一個可愛的學弟...

慢著,后面這幾個人怎么這么眼熟。

桐乃已經擠到報名隊伍里面了,丟下我一個人。

看隊伍的長度,應該還有好一會兒才可以完成。

我放下了手中沉重的袋子,嘆了口氣。

這得等到什么時候啊。

我看著空中那個正在燃燒的火球,不禁咽了咽喉嚨。

「啊,高坂前輩!」

聽見有人這么喊我,我還是覺得挺新鮮的。

我順著聲音望去,看見剛剛那幾個人已經一邊揮手一邊向我走過來了。

但是那兩個胖子不見了,我在隊伍的末尾看見了他們。

「喲,高坂,沒想到你也在這里啊。你也是來參加比賽的嗎?」

那個白頭發的男人是我們游戲研究社的部長,叫三浦弦之介,是個留了不知道幾年級的不知羞恥,并且以妹系工口游戲和惡搞系游戲為樂的男人。

「喂,高坂,我可聽見你剛剛說了我的壞話哦!」

那個男人總是表現的和我很親密,按照他的話來說,「我們是喜歡著同一個女孩子的男人。」。之前的某件事情中,他還把他心愛的痛車借給了我。

「啊,算是吧。難道你們也是?」

「我可不是。本來今天我準備悠閑地在家度過,但是社長卻打電話給我說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我必須來。然后...」

這個可愛的學弟叫真壁楓,擁有可愛娃娃臉,與之相反的,是他冰屬性的吐槽功力。

「社長,這就是你說的,重要的事情?」

社長故作高深地打開了扇子,上面畫著藍白條紋的...胖次。他用這樣惡趣味的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半張臉,推了推眼鏡。

「為了夢想而奮斗,我們不是很熱血嗎!」

「我可沒有這樣的夢想,告辭。」

「誒!等等!」

真壁剛準備離開,就被社長叫住了。

「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

「如果,這次能夠奪冠...」

社長一邊用低沉的聲音說著,一邊把臉靠近了真壁。

「我就...」

「....」

真壁沉默的看著他。

「把社長的位子讓給你!」

「那本來就將是我的東西,告辭。」

這會真壁真的走了,無論社長怎么挽留,他都沒有回來。

「嘛,畢竟你也是強硬著拉他來的,人家回去了也是理所當然...你看著我干什么」

「這就是命運啊,高坂!我們...」

「我已經有搭檔了。」

「啊!」

社長明顯經受了巨大的打擊,一下子失去了剛才的活力。

我拍了拍他的肩,尋找桐乃去了。

等我到達隊伍時,桐乃已經差不多要到了。

我將買的那些宅物放成一堆,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下了,仔細地看著排隊的人群。

不知道,黑貓現在怎么樣了呢。

我搖了搖頭,想起了之前黑貓給我的新約預言書。

她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桐乃,有沒有翻過那本書呢。

現在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太撲朔迷離了。

包括各種各樣的線索,無論如何我都無法將其串聯。

一定,一定是還有什么關鍵還沒有被我發現。

到底什么時候可以讓我弄明白呢。

「前輩?!」

嗯?這明顯不是真壁的聲音,但是會叫我前輩的沒有幾個。桐乃叫我「喂」,父母還有朋友什么的叫我「京介」,麻奈實則是叫我「小京」...

等等!

我抬頭看過去

站在那里的,是正牽著妹妹日向手的黑貓。

【6】「雙人」的逃避行◇后

「前輩,你怎么會在這里。」

黑貓站在樹葉陰影與陽光的交界線后面,刺眼的陽光讓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接近透明。身著輕便的運動服,濃密的黑發依然是及腰的長度。整齊的劉海下,原本紅色的隱形眼鏡已經摘去,深藍的瞳孔此刻閃爍著猶豫與震驚交織的光芒。

我喪失了把視線移開的毅力。

但是,這樣神色表明,黑貓她對某件事情感到很吃驚。片刻過后,那樣的感覺加深了許多。

總覺得,她剛剛絕對有個很過分的想法。

而且...為什么日向在惡狠狠地盯著我?

就好像要把我一拳打飛一樣。

「喲...喲!」

因為事情太過突然,我并不能反應歸來,所以僵硬地揮了揮手,打了聲招呼。

「...」

「.......」

然后在我們三人之間,出現了死一般的寂靜。

我就知道的啊...一定會變成這樣的。

為了緩解這微妙的尷尬,我嘗試著提出話題。

「那個,黑貓,你們也是來參加比賽的嗎?」

「嗯。」

「可是,就只有你一個,真的沒問題嗎?這個比賽,好像要兩個人組成隊伍才可以參加。」

黑貓嘆了口氣,擺出了「你在說什么傻話」的無奈表情,摸了摸身邊妹妹的頭,示意這就是她的搭檔。

「唔...」

我看著日向。

她此時的高度和我差不多,注意,此時我是坐著的。

你真的確定她摸得到操控板嗎?!

而且帶著這樣遲疑的表情,很明顯是被強制帶來的吧!

黑貓,你到底是怎樣的惡魔啊。

但是黑貓卻是一臉輕松,剛才的那種吃驚也已經消失了,回復了她原有的樣子。

「前輩呢,你為什么在這?」

黑貓此時很明顯已經看見了我身邊堆放的各種過激商品。

「哼,原來你欲望終于溢出了嗎?而且...全部都是妹系的作品。恐怖,難道你已經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墮落到這種程度了?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了前輩。」

不要一邊說一邊把日向推到自己身后啊!

你知道的吧,絕對知道的吧!這是桐乃的杰作啊!

「我說啊...你也知道這是桐乃的東西吧,黑貓。」

「嗯,我當然知道。」

「唔...」

不會錯,這確實是我認識的黑貓。

挖苦人的功力還是沒有絲毫的衰退。

再追究下去估計也不會有什么結果,而且比起這些,我還有更加想問的事情。

如果黑貓確實只是想參加這個比賽,完全可以叫沙織來與她組隊,而且這樣的組合幾乎可以說是必勝無疑的。但是她卻沒有,反而帶著妹妹來這里。

加上之前的那本未來篇里面得到的提示...

盲目的分析過后,我有了一個大膽的結論。

「黑貓,你之前提到的「圣水洗禮的修煉之旅」,其實是溫泉休假的意思吧。」

「...」

黑貓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早就該想到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可以說未來篇里面的,并不都是廚二的無意義發言了,至少它們都有一定的含義。看來盟友確實是桐乃,沒有錯。

但是代入語境以后,應當是這個意思:

她成為我的女朋友后,原本與桐乃的朋友關系使得自己處于一個尷尬的位置,所以決定分手。

嗯...值得深思...

那么,「尷尬的位置」似乎就成為重點了。

我與桐乃的關系算不上好,最多只能稱為奴隸主與勞動力的關系。有時候甚至還會惡化到反目成仇。

所以說...

我覺得自己已經快接近真相了,但始終還是差那么一點。

到底是哪里呢。

總覺得自己干剛才的分析,已經快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圍了。

正當我為這件事情苦惱不已的時候,報好名的桐乃已經回來了。

黑貓看見了她,簡單地打了聲招呼。

「追逐欲望的女人,還真是無可救藥。」

「哈啊?你這個黑漆漆的家伙,難道不也是為了那個手辦才來的嗎?」

「不要誤會了」黑貓轉身看向我這邊「我只是碰巧在這里罷了。」

桐乃顯然不接受這樣的理由,剛準備反駁我已經提前一步插上了話。

「桐乃,你是不是很想要那個優勝獎?」

「這還用問?」

這一年來的經驗告訴我,解脫的機會來了,既是解脫我,也是解脫日向的機會。

「那你和黑貓一起吧。」

「啥?」

「我的意思是,黑貓這么厲害,日向她又不懂這些東西,如果就這么參賽,無疑是送死...」

看到黑貓想要辯解,我向她擺了擺手,示意不要打斷讓我繼續。

「我呢,又不是什么高手,和你一起去,絕對會拖你的后腿。就這樣來看,你們兩個參賽,無疑是最合適的選擇。」

她們聽到了我的話,陷入了沉默。

我知道,再緊咬下去就成功了,就繼續說

「黑貓,你想要的其實不是手辦對吧?」

還好當時我多看了一眼,獎品里面還有一張限定特典的解鎖光盤,是黑貓一直想要的東西。

黑貓點頭。

「那就好了。桐乃她只想要手辦,這樣就是獲獎了,也不會有什么分歧。」

我看著她們互相交換了眼神,知道我已經成功了。

「那倒是也可以...」

「哼,要我和這個菜鳥一隊也勉強可以接受。」

「現在放大話的話,一會兒可是會被秒殺的哦,被我。」

你們不是一個隊伍的嗎!

「那就來看看吧,到底是我墮天圣黑貓厲害,還是你這個毫無自知之明的家伙厲害。」

「哼,我說你這個...」

兩個人一邊吵著一邊走向了預賽的地點。

嘛,這兩個人關系不是很好嗎。

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又落入了尷尬的局面。

現狀是:一個身邊堆滿了妹系違禁商品的可疑高中生,面對著一個蘿莉系的小學生。

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該怎樣才能和她有話題可聊。

「哥哥」

「啊...怎么了?」

聽見她突然向我搭話,我有點不知所措。

「你還喜歡瑠璃姐嗎?」

爆炸性地發言。

現在的小學生真是成熟得恐怖。

但這是個重要的問題,不僅僅是對她,也是對我。

我看見日向站在我的面前,直勾勾地盯著我,那樣的表情似乎在說「敢說謊就把你一拳打飛」。

我也明白,這樣地問題不是遮遮掩掩就可以過去的。

我開始考量我自己的想法。

黑貓,我的后輩,妹妹的摯友。

在我看來,是個無論哪個方面都無可挑剔的可愛的女孩子。

我仍記得,制作同人志的那一段時間,她即使一個人背負重擔也不肯來找我幫忙,哪怕這讓她遍體鱗傷。我明白她是為了別人著想,不想占用別人的時間為自己服務。完成時刻,她臉上的笑容,永遠是我不可多得的寶物。

她的開心,她的憤怒,她的一舉一動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已經成為我的所有注意。

她和我分手的那一天,成為了我的末日,但是劇烈的疼痛現在在提醒我,自己真正的心意。

我得出了結論

「嗯,我永遠喜歡黑貓,無論發生什么變故,我都不會改變這份心意。如果有什么敢阻止我的追隨,我絕對會把那個東西一拳打飛。」

日向看我的眼神變了,從當初單純的冷漠懷疑變成了信任與安心。

「真的嗎?」

「嗯,我喜歡黑貓!」

我突然察覺日向嘴角閃過的不易發現的笑。

但是我當時的情緒很激動,并沒有仔細考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嗯,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沒什么沒什么,不用在意,京介哥哥。」

日向開心地拍了拍我的肩,我感受到了血流上涌帶來的頭暈目眩。

「這樣的話,京介哥哥,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怎么了?」

「瑠璃姐,好像并不是想和你分手的。」

「嗯...」

「不要這么懷疑地看著我啊,我們是親姐妹,可以感受地到啊。」

日向靠近了我,在我耳邊呢喃。

「我總覺得瑠璃姐啊,在逃避著什么。」

「逃避什么?」

她后退了幾步,面對著我,滿臉笑意。

「哥哥你要自己去尋找出來,可別讓我失望吶。」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日向。」

「沒事沒事,只要哥哥你記得讓我當伴娘就是了。」

「現在說還太早了啊!」

我和日向面面相覷,隨后讓笑聲填滿了整個千葉的天空。

【7】鳳凰的涅槃?

大賽的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畢竟黑貓的實力也并不是虛的。她在大賽上使用了很多獨特的技巧連招,引來臺下觀眾的一陣一陣歡呼。到第二天,就有解析這位黑色lolita少女使用連招的攻略出來,在妹殲的圈子里引發了不小的轟動。關于這個,其實還有一件事件也因此而起,不過,這都是日后的事件了,我們先不提。

桐乃呢,憑借著之前在對戰模式里面虐殺我得到的高等級和全力推進劇情得到的裝備,也是打出了不少的輸出。

但是,該怎么說呢。

這兩個人同一組作戰,就像看一個技巧靈活,身手敏捷的刺客與一個肌肉發達,武器恐怖的狂戰士一起戰斗一樣。

總之,就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打法。

嘛...也算是相得益彰了吧。

不過,她們最后的對手,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白發社長和...沙織。

嘛,畢竟是多任游戲社社長,況且也癡迷于開發各種惡搞系的游戲,技術自然不在話下。沙織本身就有大量練習時間這一無與倫比的優勢。

所以,這真的是一場苦戰吶。

當然,這次我也并不是沒有什么收獲,至少,我已經弄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

接下來,當然應該是憑著這股熱血,向著目標狂奔了吧!

這當然是熱血的說法啦。

但其實我還是是想一步一步慢慢來。

畢竟什么事都是神有神的做法,鬼有鬼的做法,不是嗎。

比賽結束以后,黑貓桐乃各自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沙織盡管敗下陣來,但依然保持著激動的心態,以至于嘴型一直是w型,從來沒有變化過。

三浦學長則表示了恭喜以后,匆匆趕回了家,順便也留下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這家伙,絕對在打某個人的主意。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只能提前科普關于他的各種事跡了。

沙織則表示,下回的線下聚會也許可以叫上他一起。

其實,本來沙織想借這個難得的機會,再回秋葉原慶祝一番,但是我和桐乃都很勞累了,黑貓和日向也得回到家人的身邊,所以都婉言拒絕了。

沙織撓了撓頭,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不可思議的是,她的嘴依然是w形態。

她和我們聊了幾句,便也為了趕電車,急急忙忙告辭了。

現在,大賽的觀眾走得差不多了,我想是到回家的時刻,便招呼了桐乃。

但是卻發現,桐乃正和黑貓吵得不可開交。

我稍微偷聽了一下,

「...你這黑漆漆的家伙!剛剛絕對是有意的吧!」

「怎么,自己因為技術不好而扣掉的血量也得怪到我的頭上嗎?」

「當然不是啊!我的血條有一大半是你打掉的吧!」

「沒辦法啊,我的連招攻擊范圍很大,你沒有躲開。」

「因為你根本沒有提醒我啊!」

「...」

這樣的爭吵在她們兩個人之間并不少見,可是我知道,這恰恰是友誼的象征。

只要看看她們聽對方說話時的仔細在意的表情就知道了。

這哪里是吵架時該有的表情吶。

這兩個家伙,關系很好不是嗎?

回到家里時,已經是晚上了。

母親已經在收拾餐具,父親依然看著報紙。

這不還是昨天的那一份嗎?

他們簡單地問了一些問題,便也不再追究為什么這么晚才回來了。

可能桐乃在某個時刻已經提前和他們說過了吧。

「桐乃,我先洗澡了。」

「隨便你,別來煩我。」

她似乎在忙著和別人打電話,像驅趕蒼蠅一樣驅趕了我。

聽這語氣,應該是和黑貓她們吧。

我沒有多想,脫光了衣服就趕緊往浴缸里跑。

我試了試水溫,再讓微燙的水浸泡全身,讓所有的肌肉釋放一天積累的勞累。

隨著身體的放松,我的思想也在隨之而漂浮。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白天遺留的思考。

黑貓所謂的尷尬的位置,到底指什么呢。

我在腦子里把我,桐乃和黑貓三人的關系仔細整理反復考慮,并沒有頭緒。

嘛,來日方長嘛,慢慢思考也來得及。

那個晚上,我睡得很死,一夜無夢。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我再次被鬧鐘準時吵醒。

謝天謝地,我不想每天都吃一記接近謀殺力度的耳光。

但是當桐乃還是準時闖入我房間準備叫醒我時,我愣住了。

按照道理,此時桐乃應該才剛起床。為什么現在,她已經是完全準備好出去的樣子。

就像昨天早晨扇醒我那樣。

我恐懼地望著桐乃,

「我們今天又要去哪里?」

「A~Ki~Ba~Ha~Ra~!」

我就知道啊!!!

桐乃再次在秋葉原繁華的大街上丟臉地大喊。

而此時我的腿還因為昨天過度的勞累而酸痛。

真是的...我...我已經受夠了啦!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呼喊,絕望而無濟于事。

「快走吧,黑漆漆的家伙還有沙織還在等我們呢。」

「知道了啦...」

我嘗試著拖動沉重的步伐,艱難地向前走去。

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呢。

【8】靈魂的試煉

那個事件過去以后,似乎一切都恢復了日常。

每天都和不同的人吵鬧,或者開心,或者憤怒。似乎和之前沒什么兩樣。

這大概就是我期待的生活吧...

黑貓在完成了預定的旅行之后,也恢復了正常的上學作息。

所以,現在我才可以看見游研社里,坐在對面專心寫著全新企劃的黑貓。

這也太專心了吧,就像我不存在一樣。

「黑貓...黑貓桑...?」

我小聲地呼喚著她的名字,希望可以引起她的注意。

「很煩啊,前輩」黑貓并沒有停下打字的姿勢,「要是想找人聊天的話,找你那個天天一臉慈祥的老奶奶去。」

「咕唔...」

描述的還真是貼切,我居然無法反駁。

活動室里面只有我和黑貓兩人,社長還有那兩個胖家伙被老師叫去了,真壁學弟也因為家里有事所以先離開了學校。其他的幽靈社員更不必說。

現在,這個不算寬敞的活動室,重新填滿了寂靜。

「我說啊,黑貓」

本來今天我聽說了這樣地情況,以為可以趁此機會好好地和她聊聊,但是從她進入活動室開始,就開始沉默地打字,就像我不存在一樣。

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學校就要要求所有留校活動的學生回家了。

不能浪費這個機會。

「你之前的未來篇里面,「尷尬的位置」是什么意思呢。」

通過上一回,我可以了解到黑貓并不是想這么做的,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所以我就直截了當地這么問了。

「...」

黑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安靜地看著我。

「前輩覺得我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所以我才來問你吶」

「如果我說出來的話,那么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會變得沒有意義了,對我來說。」

「是嗎...」

「嗯。」

「那,黑貓,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嗎?」

我沒過腦子地就這么問了出來。

然而,剛說出來就已經覺得后悔了。

我這么問不就相當于直接表白嗎?!黑貓不久之前才和我分手,這么問也太死皮賴臉了吧!

當我正絞盡腦汁想著解釋的借口時,黑貓盯著我的目光突然就變得柔和了。

「前輩...你從來沒有失去過機會。」

我和黑貓走在回家的路上,頭頂的斜陽把空蕩蕩的街道染的昏黃。

我和黑貓相隔著一個身位的距離,不算太近,但絕對算不上遠。

黑貓之前在活動室里說的話,一字一句都在我的腦袋里回蕩。

「前輩,你從來沒有失去過機會」

「如果我和你說的話,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會沒有意義了。」

也就是說,之前的那些并非出自黑貓的意愿...是嗎?

我不知道自己的結論是否正確,但至少,我已經有了繼續前進的信心。

我的家就在下一個路口了。往常這時候,是我和黑貓分開的節點。

「那,黑貓,我到了。」

「嗯,明天見,前輩。」

看著黑貓在遠處逐漸縮小的身影,我心里是說不出的感慨。

「我回來了」

打開家門,發現了三雙擺好的鞋,看來家人都已經到家了。

「你回來了啊,京介。」

父親剛好從房間里出來,換上了黑色的長袍睡衣。

「嗯。」

「馬上就吃晚飯了,收拾一下就過來吧」

「好。」

然后他就打開了客廳的門,走了進去。

我疲倦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從一堆復習資料下尋找那本新約預言書,想在吃飯之前復習一遍。

但是,原本應當有本黑色封面的書的位置上,現在玩笑般的放著我的筆記。

不見了!!

我急忙又翻了一遍,仍然是這個結果。

于是,我我在房間里四下尋找,就差把地板掀開。

還是沒有。

怎么會這樣??

我記得我確實是放在了這里...難道被人拿走了?

想到這里,我坐在了床上,開始推理可能的犯人。

是母親發現了嗎?不可能,她從來不會翻我的復習資料,只會在床底找我新買的違規書籍。

那父親呢?他說過絕對不會來管我了,況且剛才在樓下,完全不像是發現了的樣子。

嗯....桐乃!!

我幾乎在瞬間就確定了。

一定是她,只有她會對這些東西下手!

我氣憤地沖出了自己的房間,站在了桐乃的門前。

「桐乃!」

我敲了敲門,但是沒人應答。

「桐乃!聽得見嗎?開門啊!」

門那邊依然是一片安靜。

我開始用更大的力氣敲門,也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喂,桐乃!我知道你在里面!把門打開!我有...」

還沒說完,我察覺到門有了向外開的趨勢,便立馬用手擋住了。

結果傳來一陣劇痛,門狠狠地砸在了我的手上。

桐乃同門里探出頭來,厭惡的看著我。

「干嘛?」

「你剛剛開門時知道我在門口吧!你是想要謀殺我嗎?」

「...如果你只是想說這個,就請你走開。」

桐乃向里關門,而我卻用腳擋住了。

「嘖,你到底想干什么!」

桐乃現在換上了惡狠狠的表情。

我早就習以為常了,這幾年的白眼我可不是白吃的。

「書,還我」

「什么書?我對你的收藏沒有半點...」

「一本黑色封面的書,之前你告訴我的那本,還我」

「...」

桐乃持續用那種看見了害蟲的眼光看著我,但是沒有說話

「快點,那書對我很重要。」

「...進來」

「什么?」

她聲音很小,著急的我沒有聽清。

「我讓你進來!」

我被她突然提高的音量嚇了一跳,誠實地身體馬上就自己做出了回應。

「哦...哦,遵命。」

我討厭這樣地身體!

再次走進了桐乃的房間,和之前沒什么變化。

桐乃獨自坐到了床上,然后用手指了一個位置,示意那就是我坐的地方。

我乖乖入座。

然后,我看見了她的桌子上,放著那本新約預言書,而且是打開的狀態。

「你看過那本書了?」

「對,之前剛拿到的時候,著急上學所以沒有看,后來被你拿去了。」

「所以你才拿過來了?」

桐乃點了點頭。

這是個好機會,也許桐乃看懂了什么。

「你看懂了嗎?」

「嗯」

「太好了!黑貓她是什么意思?」

桐乃則是用一種「你是笨蛋嗎」的眼神看著我。

「這種東西,不自己理解就沒有意義。」

「...」

和黑貓的回答一致。

「我已經明白該怎么做了,但是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這得看你。」

「???」

搞什么?感覺全世界只有我不能理解。

「那你提示我一...」

「你想讓那個黑漆漆的迄今為止的努力全白費嗎?」

「不想。」

「那好」

桐乃走到了桌子邊上,和起了書。

「自 己 去 想!」

然后她把書塞給了我,把我丟出了房間。

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茫然地望著關上的門。

真是越來越奇怪了...

我撓了撓頭,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痛苦地思索迄今為止所有的線索。

然后,被自己的無能打敗。

「京介,桐乃,飯燒好了。」

「知道了」

【9】暴雨的前奏?

最近來這里的頻率還真是高。

省去了原本的大喊環節,我平靜地看著秋葉原繁華的大街。

派發傳單的女仆,趕往各種店鋪的御宅族,以及捧著筆記本似乎是在直播的家伙。

嗯?怎么回事。

這樣地人并不多見,不對,應該說是根本不可能有吧。

那個人向我走近了,我才聽清他在和電腦那一端的人交流。

假裝不在意地看著拿在手中的傳單,其實在一旁偷偷聽著。

「哥哥,這回小說終于出版了。「世界上最可愛的妹妹」」

啊,從電腦里傳來的是甜美的聲線,我似乎馬上就可以想象到她的樣子了。

「是啊,真的不容易吶。為了這個出版位,麻煩了妖精不少的事呢...」

「嗯,一會兒到了...」

隨著他的遠去,我也聽不清他們在說什么了。

可惡!這難道就是兄妹嗎!

才沒有羨慕呢!哼,我們家桐乃可是運動全能,成績優異,同時還是個讀者模特的國中生。

有這樣完美的妹妹...我...我

當然很快樂啦QAQ!!

我擦干了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淚,繼續朝著約定好的地方前進。

今天桐乃并沒有和我一起,據說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并不肯來,而且今早就急急忙忙出去了。

可是,這家伙只要是沙織黑貓的聚會,即使有再大的事情也絕對會推遲來參加的。可是今天...

到底是什么樣的事情呢,沒有頭緒。

接連路過了幾家女仆咖啡店,聽見年齡比我還大的女仆姐姐親昵地叫我「哥哥大人」,我當然不會受到誘惑。

時間還早,沙織她們應該還沒到吧。

我重新查看時間,確認的確還有一個小時。

聽說這一帶的蛋包飯很美味,我決定去嘗一嘗。

嗯,聽說蛋包飯很美味。

我隨便挑選了一家,徑直地走了進去。

門上的鈴鐺被我的推門敲響,在進店的一瞬間,我看見從店內四面八方的地方,有無數個女仆姐姐抬起頭,看著我。

「歡迎回來,御主人樣!」

太震撼了,雖然很久之前也來過相似的地方,不過那時候我身邊至少還是有自己熟悉的人,而現在只有我一個了,精神壓力瞬間變成了幾百萬倍。

「打擾了...」

警報在腦內響起,我決定還是退出這個是非之地。

然而在門旁的女仆姐姐,不對,是阿姨抓住了我的胳膊,像戀人一樣挽住了我,就往里拉,還用親昵的語氣在我耳邊講

「哥哥大人,不用害羞,在這里挑個位子吧?。」

我本想掙脫,可是我發現,這個阿姨...絕對是練過的,抓人的胳膊就像是石頭一樣,任憑我如何用力都是無濟于事。

「麻...麻煩了...」

「誒嘿嘿,謝謝哥哥大人?」

我!爆炸!立刻!

坐在店內的其他男性顧客,看到我用這樣的方式吸引了女仆的注意力,都羨慕而恨地看著我。

總覺得...殺氣彌漫。

你們聽我解釋!

此時我已經被女仆阿姨按在了一張椅子上,對,是按,然后圍裙里抽出了菜單。

菜單很小,菜品也不是很多。

「我推薦這個,「妹妹親手做的蛋包飯」,可以用番茄醬寫字的喲,是我們店里熱賣的商品呢。」

「那,那就這個吧。」

「那,哥哥?大人,上面要寫什么呢?」

「..隨你就是了」

然后女仆阿姨做了個收到的手勢,對我擺了個可愛的表情,就拿著菜單去了前臺。

我冷靜地喝了一口面前的白開水。

哼,女仆系的店鋪不過如...

然后我看見了坐在我斜對面的,一個棕色頭發的家伙。

然而我的視線被放在中間的盆栽擋住了,沒辦法看見她的臉。

為了確認到底是不是我看錯了,我換到了座位的另一頭。

清晰的視野里,妹妹就這樣,不期而遇地出現在我眼前。

她把手合扣在了桌子上,專心地看著桌子對面,仔細的聽著另一個人的話,不時地遮住嘴害羞的笑。面前擺著已經吃完的蛋包飯和空的飲料杯。

「馬薩卡!」

我心里一驚,沒有沉住氣,想站起來看看桐乃對面的到底是何猛士。

然而剛剛離開的女仆阿姨已經端著熱氣騰騰的蛋包飯回來了。

「哥哥?大人,在店里偷看別的客人會對他人帶來困擾的哦。」

然后我聽見了周圍桌子上傳來的偷笑。

「抱...抱歉!我只是...只是想活動一下再來吃飯!」

結果變成了哄堂的大笑。

我感到臉上如火燒,低著頭坐下了。

女仆阿姨則走過來,放下了番茄醬和蛋包飯,摸了摸我的頭

「哥哥大人,人家明白啦,抱歉剛才誤會你了...作為道歉,人家...」

「QAQ...嗯?」

「會幫你打折?」

我不要打折啦!

還有請不要做出不符合年齡的可愛動作了啦!

我一邊吃著蛋包飯,一邊暗中觀察著情況。

桐乃收拾了一下東西,好像準備起身離開。

她仍然坐在位子上,但是從她轉移的目光可以判斷,她在等對面的人邀她起身。

然后,我就看見,一個和我差不多身高,算不上魁梧但是很有氣質的背影,就像是別國的王子對待準備迎娶的公主那樣,彎下腰低下頭,將左手放在胸前,誠懇地伸出了右手。

桐乃并沒拒絕,微笑著將自己的手放在了上邊。

然后兩個人親密地靠在了一起,出了店門。

自始至終我都沒有看清那個人的樣子,也不能確定我到底認不認識他。

但是,這都不是很重要。

現在,我已經清楚地認識到,桐乃那家伙...好像真的有男朋友了。

這既不是夢,也不是幻想。

桐乃確確實實有了個男朋友。

我確認再三,但是我已經看不見他們兩人的身影。

沒想到,桐乃說的大事,原來是這樣子的。

我沉默地吃著眼前還剩一半以上的蛋包飯,心里是描述不出的混亂。

腦子里飄過了最近幾天關于桐乃的映象,無論是什么片段,桐乃都是原來的桐乃,并沒有被替換掉。

桐乃...真的找了個男朋友,不是玩笑。

我丟下了勺子,在付完錢后,匆匆離開了這家店。

然而,想再跟上他們已經不可能了,順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將是秋葉原錯綜復雜的街道。

想要在這里找人,無異于大海撈針。

還是...晚上回去再問問她吧。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上回那個經紀人不是已經放棄了桐乃嗎?

我明白,再這樣思考也只是徒勞,所以干脆放棄了思考。

我一邊向著與黑貓他們約定的地點走去,一邊仔細的觀察著街道兩旁的人,心里祈禱著千萬不要讓我遇到他們兩個。

本文標題: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2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yetxog.live/dazahui/46817.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湖北11选五爱彩乐